中国最爽的城市,正在崛起

资质荣誉中国最爽的城市,正在崛起

吉祥访APP | 首页 > 资质荣誉 >

中国最爽的城市,正在崛起

文章来源:未知时间:2021-09-05

明朝正德元年(1506年),

因触怒当朝大权宦刘瑾,

时任兵部主事的王守仁被贬贵州龙场

(今贵州省贵阳市西北)。

龙场万山丛薄,苗、僚杂居。

在这既安静又困难的环境里,

王阳明日夜思索。

一天夜里,他有所顿悟,

认为心是感应万事万物的根本,

由此提出心即理的命题。

随后,他在讲学期间结合自己之前所悟道理,

创立阳明心学,培养了很多贵州弟子,

开创了贵州一代学风,

故史有“悟道于龙场,传道于贵阳”之说。

图片

龙岗书院,位于贵州修文县阳明先生纪念馆内。图源:Google

1.避暑之都 依山为屏

王阳明在贵阳讲学的遗迹,

历经时代变迁,早已荡然无存。

但曾经伴随王阳明悟道的峰峦山川,

依旧守护着每一个贵阳人。

贵阳之名,

最早见于明弘治年间《贵州图经新志》,

该书称:“贵阳,以郡在贵山之阳故名。”

在古代的地名命名规则中,

常以所在地附近的山水向背取名,

山南水北即为阳。

也就是说,贵阳在贵山的南面。

贵山所在何处?

按照该书的说法:“贵山,在治城北二里,

孤峰峭拔,兀出群山。”

根据专家考证,贵山,

即今天黔灵山公园东北角的“关刀岩”。

依贵山为屏,贵阳由此诞生。

作为贵州省省会,贵阳地处云贵高原中部,

是长江与珠江两条大河之间的分水岭地带。

众所周知,云贵高原是我国四大高原之一,

大部分地区海拔都在1000米以上,贵阳也不例外。

图片

中国地形图局部-贵阳

贵阳地势呈斜坡状,西南高东北低,

划分长江水系与珠江水系的苗岭山脉横亘其间,

勾勒出贵阳城市最初的风貌。

发源于苗岭山脉的南明河,载着城市的文明,

向世人展示贵阳的山水和谐。

图片

贵州省地图。来源:自然资源部

在一山一河的孕育下,

丘陵、盆地、洼地、山谷,星罗棋布,

贵阳形成了令人惊艳叫绝的绿意之爽。

贵阳市区北面,

黔灵山一直默默地守护着生活在这里的人们。

对于大多数贵阳人而言,这里是城市的秘密花园。

自东南方向吹来的亚热带季风,

给这座“黔南第一山”带来了绿意盎然的勃勃生机。

岩缝间,挺拔的松树迎风傲立。

山谷中,葱茏的竹林遮天蔽日,

为市民提供了休闲避暑的好去处。

走在路上,不时可见在树林间跳跃欢快的猕猴。

行人走过,亦不时会投喂这些山间的小精灵。

猕猴与人,人与自然,和谐相处。

都说贵阳是“天无三日晴”,

潮湿多雨的天气让地处云贵高原,

盛产石灰岩地质的贵阳,

产生了令人叹为观止的喀斯特地貌。

从黔灵山继续向北,贵阳市开阳县内,

身处“喀斯特生态博物馆”南江大峡谷中的万佛山,

这正是大自然鬼斧神工之下的又一杰作。

在贵阳,

山地、丘陵成了城市建设的标尺,

无论人们如何修整规划,

贵阳总能给人一种开门见山的爽朗。

而承载着城市文明,

日夜流淌在这座城市之间的南明河,

又像一位慈祥的母亲,

训育了贵阳人民不骄不躁、平易近人的性格特质。

贵阳人逐水而居。

贵阳除了南明河外,

还有大大小小的河流共97条。

纵横交错的水系,

就像这片土地上连接最发达的网络,

将贵阳人民紧紧地连接在一起。

于是,乐水的贵阳人拦水筑坝,

形成了坐拥湖光山色、遍植香枫树的红枫湖

以及湖中岛屿错落有致的百花湖。

正是凭借得天独厚的环境,

地处西南的贵阳

才得以荣登中国避暑旅游城市的榜首,

堪称“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气候宜人数贵阳”。

2.黔中核心 交通闭塞

不过,这种宜人宜居的环境,并非浑然天成。

在过去,贵阳因群山阻隔,地形崎岖,交通闭塞,

而被视为蛮荒之地。

因而,贵阳作为城市存在的时间并不长。

即便如此,贵阳这块土地上早有人类文明的发展。

早在先秦时期,

那个日后询问汉朝使者“谁更大”问题的夜郎国,

就已经诞生于此。

夜郎国在当时也算得上是西南第一强国。

据《史记·西南夷列传》载,

“西南夷君长以什数,夜郎最大。”

图片

秦国地图局部。图源:Google

由于古代交通闭塞,

夜郎国君万万没想到,

在山的那边,

大汉帝国已经取代了秦帝国,成为天下之主。

此前由于秦统一六国势头之猛,

也让偏安西南,

做着富国强兵大梦的夜郎国

领略到了大秦锐士的威武。

在秦军的强大的军事打击下,

夜郎国乖乖地归附于秦,向秦称臣。

为了能够更好地控制和管理西南地区,

秦军在这里修建了一条

从僰道(今四川宜宾)经夜郎西境(今贵州威宁)到云南滇池,

贯穿整个夜郎国境的“五尺道”。

为了不引起西南地区大动荡,

秦帝国在统辖西南地区期间,

只是循例设置夜郎县,

让其隶属于黔中郡,

以实现秦统一天下,设36郡的目的。

此时的夜郎国,

可被视为是归附于秦国统治下的一个自治政权。

随着大秦五尺道的打通,

西南地区迎来了一批批走向这里的中原商旅。

在商贸交易中,夜郎得以兴盛,

才有《华阳国志》中“居其官者,皆富及十世”的记载。

而后,这条先秦时期的五尺道

又与南边的安南道(昆明—越南)、博白道衔接,

使西南地区的商贸运输可直通

越南、缅甸,远及今天印度、阿富汗地区,

成了著名的南方丝绸之路。

点击播放视频:南方丝绸之路

自大的夜郎,迎来了强盛的汉帝国,

征战四方的汉武帝

决定出兵平灭这个自治了300年的国家。

由此,贵州地区正式划归中原版图。

但贵州地处西南,

帝国的权力中心鞭长莫及。

因此,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

这片土地并没有一个特别明确的规划。

包括今天的贵州省在内,

从西汉至北宋的历史长河中,

一直被冠以犍为(qián wéi)、

牂柯(zāng kē)之名。

图片

西汉地图局部

直至北宋初年,

统辖西南地区的土著首领普贵

以矩州(今贵阳市)之地归顺北宋王朝时,

在皇帝下达给普贵的敕书中,

才第一次出现了“惟尔贵州,远在要荒”的句子。

宋末元初,

以蒙古人为主力部队的南下战争,

让身处中原地区的汉人纷纷奋起反抗。

在西南地区,亦爆发了合川钓鱼城之战。

在军民的合力反抗下,

御驾亲征的蒙古大汗蒙哥也死于战乱。

对此,蒙军不禁感到头疼。

或许是出于这样的考虑,

在征服西南之后,元朝统治者设置宣慰司

(元代一种介于省与州之间的一种偏重于军事的监司机构)

才特地选择了“顺元”二字,称顺元宣慰司,

统辖贵州(今贵州贵阳)、金竹府(今贵州长顺境)

及顺元路诸部(今贵州修文、开阳、黔西等县境)。

由于贵阳地处黔中军事要冲,

湖广、滇、川三省交通枢纽,

顺元宣慰司理所当然地坐落在这里,

从前贵州之名,也因宣慰司的到来,改称顺元城。

不过,此时的顺元城在元代统治者的眼中,

不过是一个扼守交通要道的关口,无足轻重。

直至明代,贵州置省才被提上议事日程。

通常建省即开府设县,划定首府,

贵阳却是在贵州建省后156年才得以诞生。

彼时,由于元、明交替,

西南各地又恢复了早期土司自治的阶段。

对于新生的明朝而言,贵州看似荒芜,

但其身处云贵高原的腹地,

东接湖广、西控川滇。

拥有贵州,等同一下子解决了

明朝在西南地区遇到的各种棘手难题。

为了牢牢控制贵州,

明朝决定依照前朝的制度,设立贵州宣慰司,

并委托当地实力强大的水西土司蔼翠

和水东土司宋蒙古为正、副宣慰使,

代行管辖贵州之重任。

同时,为了加强明政府对贵州地区管控,

朱元璋派出镇远侯顾成、马烨等

对原顺元城进行维修、规划,

改名贵州城,设置贵州卫、贵州前卫。

图片

明代贵州省城图。图源:Google

贵州卫、贵州前卫的存在,

极大压缩了从前西南地区土司自治的空间,

因此,在明军屯兵设卫期间,

贵州地区的土司暴乱时有发生。

由于明军初来乍到,管理不善,存在民族歧视问题。

值此矛盾重重之际,摄理贵州宣慰使奢香夫人挺身而出,

忍辱负重,通过朝觐、秉呈政务、进贡等方式,

逐渐拉近了贵州地区土司与明廷之间的联系,

使贵州地区社会安定,民族和睦相处,

经济发展,文明气象日益昌盛。

有了奢香夫人作为表率,

明廷才得以升格贵州宣慰司为贵州承宣布政使司,

依靠明军历年的屯兵筑城,正式建制称省。

贵州卫城作为明朝进驻统辖贵州的第一据点,

理所当然成为贵州省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

尽管有了水西土司的带头作用,

但另一个长期存在贵州地区的水东土司

却对明朝这套“改土归流”制度不满。

即便确立了首府,

贵州卫城却未能像中国其他大部分的省份那样,

建省设府,以为定制。

另外,流官的设置意味着朝廷行政支出的大幅增加,

早期的明廷并不具备这样的实力。

故而直到隆庆二年(1568年),

明朝对贵州的改土归流工作才获得突破性进展,

贵州卫城终成贵阳城,沿用至今。

贵阳作为地名出现后,

虽然称“贵阳”的人越来越多,

但在很多贵阳人心中,贵阳就是贵州,

贵州就是贵阳,两者并不相悖。

随着时间推移,

贵阳城北门外的旅栈、马店等逐渐增多,

今天黔灵东、西路,普陀路一带

街道次第形成,人口汇聚。

出于实际需要,

明末,贵阳石城又迎来了第二次翻新,

经过两次修建,贵阳城的基本格局最终形成。

明亡清立,在清朝统治者的管辖下,

贵阳城逐渐形成了

老城街道八十、新城街道三十四的局面。

至清中期,贵阳已是万家灯火的城市,

而城北六广门附近成了贵阳城最早的城市中心。

江西会馆、东岳庙、丝线铺错落有致,

来往各地的商贩均汇集于此买卖活跃,繁盛一时。

今天,随着贵阳城不断发展,

曾经的明、清老城渐成残垣断壁。

唯有东门文昌阁与南明河上的甲秀楼,南北对望,

默默诉说着这座消逝的城池,过去的故事。

3.陪都屏障 标新立异

“有哪个不晓得周西成?”

即便过去了近百年,

贵州军阀混战时代诞生的这位枭雄

依然深深地铭刻在大多数

上了年纪的老贵阳人心中。

随着武昌的一声枪响,

中国各省纷纷宣布独立。

与中国大部分城市一样,

在那个政权更迭、动荡不安的年代,

作为清朝最后一任署理贵州巡抚,

刚到贵州还不到半年的沈瑜庆,眼见大势已去,

只能服从命运的安排,

将贵州大权交托在贵州同盟会领袖张百麟的手中。

可惜的是,张百麟等人掌握政权以后,

未能采取有力措施巩固和加强自己的地位,

反而对立宪派及旧官僚采取了妥协让步的态度,

致使贵州进入了军阀混战的时代。

在这个乱世中,

一个名叫周西成的人的出现,改变了这一切。

1926年,周西成就任贵州省主席。

在这个特立独行的贵州传奇人物主政期间,

贵州省创造的多项“第一”,震惊全国,

被国民政府褒扬为“南黔北晋,隆治并称”。

周西成主政贵州时,

由于当地的交通还停留在

明清时代依靠驿道小路与外界沟通联系,

运输只能靠肩挑、马驮,十分不便。

因此,在他的强烈要求下,贵阳作为贵州首府,

首先成为贵州省现代公路建设的试点。

在周西成的规划下,

当时贵州省所有长途公路均以贵阳为中心,

向四周辐射出去。

在周西成的监督下,

贵西干路、贵东干路、贵赤干路等

四条贵州省主要长途干线,相继建成。

当时社会各界均对贵州修路一事表示支持,

因此,这段修路历程堪称“神速”,用了约莫半年的时间,

贵阳乃至贵州便从一个一穷二白的西南边陲小省份,

一跃成为拥有数条公路的近代化大省。

正所谓,路通则财通。

在贵州省公路建设完成后不久,

贵阳的马路上也开出了贵州省历史上第一辆小汽车,

那是属于周西成的七座雪佛兰小轿车。

当时,为了配合公路、汽车等近现代化交通配套的运行,

在贵阳,还诞生了一套全省最早的交通安全指引:

“汽车如老虎,莫走当中路。

若不守规则,压死无告处。”

1937年,南京沦陷,国民政府迁都重庆。

西南旋即成为抗战大后方,

贵阳也成为陪都重庆南边的屏障,地理位置尤为重要。

当时,东北、华北、华东、华南相继沦陷,

海运、长江内河航运均被封锁,铁路运输中断。

此时通往西南大后方的陆路运输,只能走公路。

无论是从湖南还是广西进入,沿途必经贵阳。

得益于周西成当年修筑公路之便,

使得抗战后方的物资源源不断地运送至前线。

今天,贵阳已是中国西南地区

重要的铁路货运交通枢纽之一。

然而,在大约100年前,

贵阳乃至贵州境内是没有铁路的。

好不容易等到1911年,

署理贵州巡抚的沈瑜庆

终于逮着机会向当时的清政府申请,

修筑一条从重庆直通贵阳的贵渝铁路。

然而,申请还未获批,辛亥革命爆发,

沈瑜庆的计划成了泡影。

民国时期,

尽管有贵昆铁路、川黔铁路、湘黔铁路等多个修筑计划,

却因战乱、交通、经济等各项综合因素,一路被搁置。

直到抗战胜利前夕,

贵州省境内第一条铁路——黔桂铁路才被付诸实践。

然而由于内战等诸多不稳因素,

直到1950年,

贵州境内只有一条约167公里长的铁路。

新中国成立后,在全国各地的支援下,

国家于1955年开始对黔桂铁路金城江至都匀段进行修复,

同时动工修建都匀至贵阳段。

直至1959年,黔桂铁路终于全线贯通。

贵阳乃至贵州从此进入了一个铁路运输时代。

同年,贵阳市第一座火车站——

贵阳站正式落成,投入使用。

在黔桂铁路通车之前,

贵阳附近尽管已经成为西南地区重要的公路枢纽,

但其经济多数还停留在相对落后的阶段,

再加上群山阻隔,虽有公路,但交通运输方面却未见有特别大的提升。

而且贵州境内蕴藏了大量煤矿、铝土矿等资源,

单靠汽车的运力,完全无法满足工业生产的需要。

因此,黔桂铁路只是贵州铁路运输的开端。

紧接着,川黔铁路、贵昆铁路、湘黔铁路、水柏铁路相继建成。

从贵阳出发,南可通往桂林、广州,

东可经长沙连上京广铁路,走遍全国。

铁路的建成不仅是这座城市经济建设发展的基础,

更是给了很多一辈子都无法跨越大山走出贵州的百姓,

一条通往世界的道路。

从蒸汽机车到电力机车,

贵阳,乃至贵州百姓用了60年的时间

才体会到铁路带给地方建设的便利。

随着高铁时代的到来,

贵州铁路又得到了一次速度大跃进。

沪昆铁路、成昆铁路相继开通,此刻从贵阳出发,

7小时内即可从西南地区抵达

华南、华东、中南地区的任一高铁枢纽城市,

实现与长江经济带、珠江经济带、

西江经济带、中孟缅印经济走廊的互通互联。

04  数据之都  烟火之城

交通落后的贵阳已经一去不复返,铁路沿线的发展,

也促进了贵阳经济的提速。

近年来,

贵阳市GDP增速多次位居全国省会城市第一名。

伴随经济增长,贵阳市内的交通运输也逐渐趋于完善,

地铁、BRT、机场等现代化交通运输,

正在一步步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居民出行。

图片

贵阳地图。图源:贵州省自然资源厅

5G时代、区块链技术的延伸,

大数据的整合与应用越来越重要。

华为、科大讯飞、京东等国内大数据领军企业也相继入驻贵阳,

贵阳自此进入大数据时代。

在上中下游一众企业的推动下,

贵阳市的大数据产业蓬勃发展。

在政府的支持下,

贵阳率先启动首个国家大数据综合实验区,

建成全国第一个

省级政府数据集聚共享开放的的大数据云平台。

同时颁布国内第一部关于大数据应用的

法规条文《贵州省大数据应用促进条例》,

并建成全球首个大数据交易所。

新时代的贵阳,从一开始就赢在了起跑线上。

但从长远来看,

这些第一,

并不代表贵阳市在发展大数据技术上

有超越全国的绝对优势。

因为发展大数据并非一朝一夕之功,

作为对尖端技术要求严格的新兴产业,

大数据的开发与应用均需要大量的优质人才。

贵阳恰恰缺少这一部分,

在贵阳市内,

除了贵州大学这所国家211工程重点建设学校外,

其他高校仅闻名于贵州省内。

因此,缺乏本地原生优质人才,

也成了贵阳市发展大数据之都的最大缺憾。

在大数据建设短板越来越明显之际,

贵阳市提出依托智能制造,

以“强实体”为着力点,

构建支撑高质量发展的现代产业体系,

全力以赴做大城市经济体量。

伴随着城市经济体量的逐步做大做强,

一栋栋高楼大厦也在贵阳市中心拔地而起,

以“996”、“715”为代表的写字楼白领,

也成了新时代下贵阳城市CBD商圈繁华匆忙的风景线。

每当浮华隐去之时,大街小巷里的城市烟火,

便成了唤醒忙碌人群灵魂的最佳催化剂。

有书记载,“黔味并非自然天成,得益于人类后天点化。”

在这座城市中,每一个清晨,对于大部分贵阳人而言,

一碗肠旺面就是开启他们充满元气的钥匙。

所谓“肠旺”,就是当天新鲜的猪大肠和猪血。

将它们放入用头面收工擀压的鸡蛋面条中,

搭配酱紫色的脆哨(以精制五花肉油炸而成),

再以腐乳汤煨之,入口鲜美无比。

除此之外,豆豉颗、雷家豆腐丸子、青岩豆腐、凉粉、

牛肉粉、吴家汤圆、丝娃娃、

恋爱豆腐果、阳朗辣子鸡等

更是撑起了497万贵阳人每天的生活,

让贵阳人即便到了深夜,

也能享受口舌直爽带来的味蕾刺激。

古往今来,由于贵州地区地形崎岖,

交通不便,再加上贵州省及周边地区均不产盐,

导致食盐在贵州地区就是稀缺玩意。

因此,聪明的贵州人,学会了“以酸代盐”的法子,

一解他们对味觉方面的追求。

“三天不吃酸,走路打罗圈。”

这句俗语,

一言道破了酸味在贵阳乃至黔菜中的重要地位。

在酸式菜肴中,最受欢迎的莫过酸汤鱼。

这种来自于贵州苗寨风情的美食,

成菜后,略带酸味,幽香沁人,

鲜嫩爽口开胃,令人食指大动。

黔菜在历史发展的长河当中,

又加入了辣椒。

这种刺激人类味觉神经,

使人产生口腔灼痛感的食物,

最开始传入中国时,只是一种观赏植物。

但当它传入贵州时,阴雨多雾的天气,

立马让它从普通的绿植,

成为人们口中满足日常生活所需的一剂良方。

在酸与辣的世界里,贵阳人体验到了人生之爽。

如今,贵州人无需再像当初那样,

为味蕾的单调寡淡而烦恼。

酸与辣,已经从贵阳人的口腔中融入基因,

走向全国,成就贵阳烟火之酸、辣、爽!

“中国数谷”、“绿爽之城”与“酸辣体验”等,

似乎已成为贵阳独有的代名词,

殊不知,贵阳今天的辉煌,

其实来自昨日潜藏于基因里的强大爆发力。

贵阳,贵扬!

这座城,未来可期!

参考资料[晋]常璩:《华阳国志》,中华书局,1985牛梦岳:《老贵阳》,中国文史出版社,2019刘学洙:《从顺元城到金阳新区——贵州城市的初始与拓展》,《贵阳文史》,2002第4期刘博杰:《民国时期贵州公路交通研究(1927-1945)》,广西师范大学硕士研究生毕业论文,2017刘隆民:《铜像台外传》,《贵阳文史》,2015年第1期谭自安:《黔桂古道的千年传奇》,《文史春秋》,2020年第8期纪录片:《黔之灵韵·甲秀贵阳》